景德镇市腾讯

宝兴县小吃

编者按:每年夏秋时节,各地农村秸秆焚烧造成雾霾都是公众热议的话题。2015年12月18日,由凤凰网大学问栏目、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环境与生活》杂志社、《能源》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秸秆禁烧与公共决策制定研讨会”,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举行。研讨会分为三个分论题:“秸秆处理的技术与实践”“秸秆处理的成本负担问题”和“环境治理:公共决策、抗争与程序正义”。

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淮北师范大学、芝加哥大学、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等机构的2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本刊摘要发表与会者的一些观点,供读者参考。

李志青副主任现场发言图 赵一哲摄

李志青(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关于雾霾成因研究。主要是文献分析,我们在国内国外数据库里面找了大概100多篇关于雾霾研究的正式的报告、论文,想看看不同地区的不同学者怎样来雾霾成因。

有关雾霾问题的研究文献,从2013年呈一个爆发式的增长,2013年达到140多篇,2014年更多,我个人认为秸秆的焚烧问题和雾霾问题是关联在一起的。

秸秆焚烧不是一个新鲜事,可为什么最近才引起大家的关注?大概跟雾霾的爆发有点关系。那秸秆禁烧和雾霾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对收集到的有关雾霾来源的文献进行了分析,把雾霾成因排了一个序:

最高的是扬尘和建筑垃圾;

第二个是机动车的尾气;

第二个是煤炭燃烧;

第四个就是工业排放;

第五个是生物质--秸秆焚烧。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要把对于雾霾来源的报告、研究过程、研究者的出发点、身份继续做进一步研究。

谈到秸秆焚烧的治理,即刚才主持人提到的成本的分担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治理秸秆焚烧的问题,为什么之前没有禁烧秸秆?看上去是近年雾霾问题造成的。

另一个问题,是什么带动了秸秆焚烧问题的研究?我个人认为是,环境的负担越来越重之后,同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对于雾霾治理的边际收益在提高。换句话说,我们在秸秆的治理过程中,产出在提高。

从刚才几位老师的发言里面,我大致的感受是焚烧秸秆最方便,成本最低。当然这背后也意味着处理秸秆的收益也是比较低的。

首先对秸秆的治理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成本和收益是不是能够达到一个均衡?处理秸秆的新技术目前来说还是不少,国内外也是有很多知识储备的,但问题是现在有些技术成本太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社会或者外溢性的收益在这儿,包括公众对于空气质量的价值期待、包括政府对环境治理的绩效收益的评估、评价,这种收益和成本的平衡收益决定了在现阶段我们能够把秸秆焚烧的技术处理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这是第一个均衡。

第二个均衡是雾霾的源头。秸秆是只不过排在雾霾成因第五,不同时期不同季节完全不一样。虽然是排在第五位,但是也意味着秸秆是要治理的,它的治理成本和收益产出要和其他雾霾的治理成本收益对等起来,这是第二种均衡。如果要治理到没有秸秆焚烧这个成本太高了。相反的话,比如说可以接受焚烧秸秆的30%、40%,将其他的比如工业扬尘或者PM2.5别的来源开始进行治理,在初期成本也是比较低的。随着治理的深入,治理成本也会提高起来。

第三个均衡是部门和地区之间的均衡问题。秸秆焚烧的问题在东部可能会一起比较强烈的关注,我们会花很多的精力去治理,而且成本负担的能力要提高,但是如果要到西部去的话,就不太容易了。当然在这里我个人还是非常乐观的,随着技术的进步,规模化利用水平在提高,技术成本本身在下降。还有部门之间,也要形成一种平衡。

在实现以上各种平衡的情况下,最后的政策才可能达到一个最优的状态。谢谢大家。

本稿由《环境与生活》杂志社与凤凰大学问栏目组联合编辑。

宝兴县小吃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